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ing.fu01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胡希恕讲痹症  

2017-04-06 11:09:41|  分类: 养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茗山居士《胡希恕讲痹症》

这个范围相当的广啊,现代的风湿性关节痛当然属于这个,那么,像这个类风湿啊,骨质增生啊,都概括在内的。以至于这个神经发炎,骨节疼痛,古人啊分不开的,叫做痹痛,现在呢,我们有几节书,要温习温习。在金匮要略里头,在痉湿夜篇里头,专门提出了一个湿病。他说太阳病,关节疼痛而烦,脉沉而细,此名湿痹。湿痹之候,小便不利,大便反快,但当利其小便。这节说是啊,他就指这风湿。所以他也当太阳病了,也有关节疼痛,发热而烦。那么这种病,要是太阳病呢,这个关节疼痛而烦,这是一个表实这样一个证候。太阳伤寒,他是一个身痛,腰痛,骨节疼痛。那么要是真正的太阳伤寒证呢,他脉他要浮紧的。那么现在这个脉呢,沉而细,这个沉脉呀,古人认为,这个沉脉也主里。也主寒,也主水,所以在这个《金匮要略》里头,这个水,就是这个水肿这类的病,他说脉得之沉,当主有水。那么这个,这一段,这个病主要的是这个里虚,脉沉细嘛,而饮不行。水不行,所以这个叫湿痹,这个不是太阳伤寒。太阳伤寒应该脉浮紧呐,这里脉沉而细,说明是里虚有停水。那么古人呢,管这种的身体疼痛叫作湿痹。湿痹之小便不利,大便反快,但当利其小便。从这节上说,这个湿痹的证候也不一样。那么要假设这种情况,小便不利,大便反快,那我们遇到关节炎这种情况,身体疼痛而烦,类似表证,他这个这要由于小便不利,咱们这个讲伤寒论也有啊,那么里头有停饮,小便不利,你不利小便表不解。所以在这种情形下,利小便,里气一通畅,内外一和,也自然汗出而后解。这一段就说明这个问题。

那么这个湿痹啊,所以有这种表热的证候。就由于水不行于里,可表气也闭塞,所以发生这种表证。那么这个呢,不要误于表的证候,一味发汗不行的,咱们在伤寒论,有多少节了。有一节我还记得,说这个太阳病,发汗或下之,仍头项强痛,翕翕发热,恶寒,心下满微痛,小便不利者,他要用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主之。那个去桂不对的,应该去芍药,跟这个是一样的。那么要不利水,是不治的,我们治这个一般的关节炎呐,要注意有这么一种,但当利其小便。湿家烦痛,可与麻黄加术汤,发其汗为宜,慎不可以火攻之。这也是痉湿夜的一章里头的。我讲,我很少几节把他记住了,然后等会讨论这个痹疼怎样治疗,这个地方。这个治疗,也不外乎古人这些原则了。

这个湿家古人就指的这个风湿,身烦痛,那么痛而至烦呐,可与麻黄加术汤,他是可与,不是主之。那么这个,尤其这个风湿关节炎呐,始终在表,我们这个要注意,那么这几节,他都说的是原则的治法。那么这个在表,可以发汗,得加术,因为这个风湿这类的病啊,头前说利小便,这个又说可发汗,但是发汗呢,应该用麻黄加术,发汗是解表了,去风了,湿去不了,他得加术,慎不可以火攻,这句话顶要紧,那么这个病呢,他是来表,应该由里往外从表解外,所以从外往里用火攻就错了。

用火攻,火攻的法子多的很了,那么古人,这个火攻呢,开始大汗,咱们这个伤寒论讲得很多了。那么火邪他往里头,不但他不能够出来,这个,这种热,那湿更不用说了,反而往里头去。所以从外往里治,有很多的湿家这么治啊,治出肾炎来了。那么这一节,我们可以看一个问题,现在西医啊,就是就到现在了,有时候爱用火攻,所以电疗啊,辣疗啊,都是这一类。

我认为这个,这个痹证我在临床中间见得最多了,大概总有个五十例,这五十例都是咋得的,是一个西医,是一个西医跟我,他做的五十个卡片,那么他姓张的,张树娟,是一个西医,跟我实习一年了,那个时候痹证多的很,所以就没见着,我没见着一个用电疗好这种关节炎的,没有。所以这个就是,古人早就以这个为戒的。

还有一节,也是类似的。都是一章里头,病人一身尽疼,发热,日晡所剧者,风湿这类的病啊,他是阴天下雨都厉害,所以他日晡的时候,他就加重。一身尽疼,这个疼的就比上边这个严重一些了,同时发热,那么到这个日落的时候啊,这个疼痛加剧,这个叫风湿。此名风湿,那么这种病呢,伤于汗出当风,或久伤取冷所致也,这个说的病因了,那么湿哪来的呢,这个说着病因啊,他不是从外边来,是有湿邪了,这就由于汗出当风,这个汗这个东西,他是排这个毒素的,毒物、废物,应该排出体外,所以现在关节啊,很容易犯这个病啊。热天呐出汗,弄个电风扇吹一吹,这个最容易坏,这个汗呢,本来他是离开组织,他是要出来的,里面全是废物,遇着风一闭,就把这个东西啊闭到皮肤腠理之间。一开始就在皮肤里头啊。那么一次不要紧,久而久之,他这种毒素啊,他就怎么到关节,关节的空隙,就是筋骨交界的地方。他就到那个地方了,筋骨交界的地方,他就发炎生病了,这就属于关节炎了。这个说得很有道理。或者久伤取冷,久伤取冷跟这个是一样,比如我们出一身大汗,这个冰其淋你拿起来就吃,这个汗马上就回去了,其实这个汗早就出来了。这跟这个汗出当风是一样的。那么这个古人呐提出这个风湿的成因,还有就是我们身上多停湿的人,一得感冒也容易得这个风湿。那么这类病呢,可与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。这与麻黄汤差不多。由于这个他偏于有热,所以他不用术。他用薏苡仁,生苡仁啊,生苡仁这个药他是一个寒性的去湿药。

还有一种这种风湿,风湿,脉浮,身重,汗出,恶风者,防已黄芪汤主之。脉浮为在表啊,身重,这个湿特别多,身子就沉,这个组织里边都是水分,感觉就重,身子就沉。汗出,表虚。恶风,这个恶风,黄芪剂啊,这个恶风特别敏感,这个我亲身体会过。那么这个伏天呐,他这个屋子关得非常严,你拿个扇子他都害怕,那真是恶风。要遇着这种的风湿,要用黄芪剂。黄芪剂他就是皮肤这个方面特别虚,古人有一句话了,邪之所凑其气必虚,皮肤这块虚,你身上无论哪个地方停湿,他也往外来。就在皮肤这里呆着了。你皮肤这个虚不恢复啊,这个湿不会去的。所以这个时候呀,只用发汗药也不行。非大量用黄芪不可。也不要大量用,三四钱就行了。那么这个药,他这个恶风特别敏感。这都是我们这个临床上啊,你自己遭遇这种证的人自己知道,我就给人治这么一个病人,我去了就拿着扇子,这也是夏天。我一进屋他就摆手,我一摇啊,热坏了,他捂得严啊,他就是怕风,出汗,那么这类的病,非用黄芪不可。所以这个治病啊,不是说哪个药就治什么病,没有这个事儿!你像这类的这个痹证,你不用黄芪干脆治不了。所以这个黄芪这个药,据我体会啊,要把他治这个恶疮,大风,在这个神农本草,恶败疮,全是皮肤,这个虚,就咱们说得这个正气不足于表了,他的坏东西他出不去,非恢复他不可,什么药呢,就是黄芪。黄芪治皮肤的,非常有效,有时候滥用黄芪,补气,哪是那个事儿!他那个就是皮肤虚衰,这个地方啊,拿着现代的话说就是营养不良,皮肤营养不良,所以这个时候,他这个病啊来这个地方他不去,你真得把他恢复了,他这个病邪呆不住了,他自然就好了。拿得这个去湿去风湿的药啊,他自然就好了,这个特别恶风,他用防已黄芪汤主之,这个防已黄芪汤,就是防已、黄芪、术,也是根据前边这个湿痹啊,要利小便的。去湿嘛,他既用防已,又加术,他搁黄芪呢,就恢复这个表虚。另外就是生姜、甘草、大枣,这个方子,他从这个桂枝去芍药变化而来的,他把这个桂枝啊代替黄芪了,所以他就是桂枝去芍药汤,他以黄芪代替桂枝了。另外加去湿的药,加防已,加术,这个术啊,我们用啊全是苍术,不要用白术,尤其治这个风湿,这个我们拿以前的这个熟了,我是啊,这个方子有变化,不怎么,以后咱再讲。

在这个伤寒论里头也有,风湿相搏,身体痛,不能自转侧,不呕不渴,脉浮虚而涩者,桂枝附子汤主之。若大便硬小便自利者,去桂加白术汤主之。这个都讲过的了。这伤寒论里头说风湿相搏,这个也疼得厉害,风湿俱盛,同时也陷于阴寒,那么内经上说,风寒湿三气杂至,合而为痹也。那么这个既有风,又有湿,又有寒,这个寒呢,不是外边积累的寒,人的机能沉衰,发生阴寒证,所以他这个疼得特别凶,身体疼烦,不能自转侧,自已,是凭自己的力量不能翻身。疼得厉害。不呕,说明这里头没停水,也就说没有少阳病了,不渴,里头也没有热,有热得里边渴,也没有阳明病,所以还在表嘛。他一个意思就是这个风湿,自表入里,也阳入阴,脉浮,但是虚,微而涩,那么里头血液也不流畅,他为湿所主嘛,那么这个就说明少阴病了。少阴病,脉微细嘛。桂枝附子汤主之。这个桂枝附子汤主之,现在我不常用这个方子,这个就是桂枝去芍药加附子。附子这个药,你们看神农本草这个,他不但能够驱阴回阳啊,这个附子啊,他还能够去湿痹,缓拘挛,这个……都起这个作用所以我们治这个慢性关节炎,这个附子,大概是必用的药,没有……陷三阴证的多。三阴病里多。

若大便硬小便自利者,去桂加白术汤主之,可是在风湿这地方,是不能用发汗药,这个底下说的小便自利,这个是小便频数,这个小便利和这个小便不利是一个问题。咱们在临床上,你看失眠和不眠这是一个问题。他不光表现在一个利字方面,一个行字方面,就是一个问题,统统都是膀胱的问题,这个小便。他这个肌肉啊,失去收缩的力量,这就虚嘛,这个小便就数。如果这个肌肉收缩而不开,这就是小便不利。这个收缩呀大概都是属于阳性证,失去收缩,那就小便利,那么这种情形,就是用术、苓这种得尿药啊,也治小便不利,也治小便利,尤其这个术,他起这个相当作用,尤其配合附子,他能够恢复这个机能,这个不松弛,那小便他就恢复了,小便恢复了大便也不硬啊,这个大便硬不是阳明病,使不得大黄,由小便数造成的大便硬。小便不数了,大便自然好了。那么由于这个附子这个术,一方面治小便自利,一方面去湿解痹。所以这一段书啊,让学的人啊很不好理解。大便硬,小便利,为什么还搁术啊,倒去桂枝啊,这个在金匮里头啊,痉湿暍篇就有,他说小便数,或者渴,下利,都不可发汗,咱们讲的伤寒论不有些发汗禁忌嘛,那么这个也应列到禁忌里头,小便频数,不能发汗。亡失津液嘛,你再发汗,还亡失津液。想法子治小便利,你像真武汤啊,都治小便利,也治小便不利,尤其老人啊,那么他这个精气虚衰了,常常有尿就得去。我们开会就看出来了,是一个老头啊,一会就跑了。他们都是,小便非常频,但是不大。这个也就是他应该尽量排除但他排除不了。他一会想上一会想上,有了他收摄不住。淌到裤子里头了,他就得去。所以这个情形用附子配合利尿药,都好使。那么这一段呢就讲这些问题。这些问题为什么今天都要讲一讲呢,这也是和这个痹疼啊很有关系的,原则上啊这些都是一样的。

第七,风湿相搏,骨节疼痛,全身掣疼不得屈伸,近之则痛剧,汗出,短气,小便不利,恶风,不欲去衣。或身微肿者,甘草附子汤主之。这个比上边这个桂枝附子汤更重了。他这个湿,停水,他小便不利了。所以这个湿越盛,寒越盛,这个痛越厉害。他这个痛的比上边就厉害。掣痛,他是一种牵掣的痛,而以至于不得屈伸,伸开不能屈回来,屈回来不能伸开,这痛得厉害了,近之则痛剧。不容人摸他碰他,你离他近他都受不了。汗出短气,小便不利,恶风不欲去衣,这个阴寒得的厉害。这种情况要是特别恶风敏感也有用黄芪的机会,不敏感一般就桂枝汤的情况,桂枝汤也是恶风啊,他汗出恶风,那么像我说的这么厉害,得用黄芪,他这个用桂枝甘草汤加术、附。头前那个他有附子,没有术,这个桂枝甘草汤就是桂枝汤的一个最简单的方子,这个咱们也讲过。这个身有微肿小便不利,他这个湿盛,所以这个附子还要配合术。

还有就是诸肢节也疼痛。身体尫羸,脚肿如脱,头旋短气,温温欲吐,桂枝芍药知母汤主之。这个也是历节,中风历节当中的,金匮要略,诸肢节疼痛,就是多发性关节痛了,身体尫羸,这个尫羸啊,医宗金鉴里头呢改个魁羸,尫羸就是关节变形。羸者,瘦也,尫,块的意思,那么可见,就一段说的是类风湿。脚肿如脱,所以这个方子也治脚气,脚肿如脱,下肢特别疼,这个脚气病,他这个脚肿如脱,如脱者,就是行路困难,头眩,短气,这个水往上冲的病,这个胃有停水他短气,这个湿也挺重。温温欲吐,所以胃有停水他就想吐,老想吐。吐不出来,桂枝芍药知母汤主之。

这个方子啊,也常用,他就是桂枝汤去大枣,另外加防风,麻黄,大黄,附子,术,他这个生姜啊,加知母,生姜的量比较重,我们在临床上对这个方子,不要守着方子用,要类似这个证候他不想吐,这个生姜量就不要这么大。他这个生姜量很大,大概有四钱。我用这个方子治过风湿热,很好使。加石膏,加石膏就是越婢汤的临床应用。那么头前讲的呀,就是要利小便,这个方子啊,大概在伤寒论里,咱们现在讲少阴病嘛,有两个方子相似,我也把他搁到这里来了,少阴病,身体疼,手足寒,骨节疼痛,脉沉者,附子汤主之。咱们这个没讲了,下次他就讲了。这个少阴病,也在表嘛,身体疼,手足疼,骨节疼,就个骨节疼就是指的风湿这一类的。脉沉者,主要的这个脉不浮了,脉沉者,就是有水饮,里边有水呀。附子汤主之,这个附子汤与真武汤,里边就差一味,这个附子汤他有人参没有生姜,真武汤有生姜没有人参。就是苓、术、附在一起,附子、茯苓、术,来一起加人参、芍药,甘草,这就是附子汤,伤寒论有,这个写不写都行,下回咱们要讲了。那么这个就是里头有水,表不解。跟我们方才说的那个一样,你利尿就行。这个药主要的利水,去寒湿,这个方子我用过,就是附子汤,如果下肢疼,腿疼的厉害,而且发拘挛,这与芍药有关系,而脉沉,这类的痹疼好使。四肢疼痛,重,自下利者,真武汤主之,这个头前我们讲湿痹。小便不利,大便反快,这真武汤就是。四肢疼痛沉重,这个湿重他就沉,那么这个湿痹呢,他就疼,自下利者,大便反快呀,当然他里边没说小便不利,肯定是小便不利,用这个真武汤治水的嘛。他利小便,就跟我刚才说的那个附子汤啊就差一味药。他没有人参有生姜。也是苓术附三个药都有,有芍药有生姜有甘草,那么这段就是我们说的但利小便,就是说的这类方剂,就是附子汤啊真武汤啊这一类的。那么到这样我们就介绍了头前仲景的书里头。那么现在我们可以看出些问题来了。

这个痹痛这类的治疗啊,发汗利小便,这是原则上的,尤其这个风湿病,始终在表。总是以解表这个方剂兼去湿利水的药为正治。这根据头前讲的,那么这个病的得来呢,大概就汗出当风,这个贪凉饮冷,或久伤取冷,大概这样子得的多,这个的多阴,最忌的不能够从外治,不可火攻,还有一个临床上常遇着,小便频数,而大便反硬,这个要注意,发汗药不要用。只是用这个附术为基础的方子就行,这个就是桂枝附子汤,把桂枝去了,加上术,那里头剩什么了,就是附子、生姜、大枣加上甘草、术,这几个药,这就是在这个时候啊,不要用发表药了,麻黄更不能用了,是不是?这些就是以前讲的,这些段文里就看出这些问题来了。那么如果不是阴证,你像麻黄加术啊,叫麻杏苡甘汤,麻黄杏仁薏苡仁甘草汤,这个都是在急性发作的时候。这个病我们在临床上遇到的非常少,因为到我们这里都是慢性的多,经过西医治疗的不好,找中医吧,都是这样,所以我们遇着的都是慢性的。都是慢性的,全变成了这个脉浮虚,或者沉,那么这类的这个风湿也算,全是属于少阴病的范畴。都要用这个,发汗药里头都要加附子的。这就根据方才讲的,可以得出这些的结论。

那么我在治这个病啊,我把这个方子概括起来有这么三四个方,我不用这个附子汤,我用这个整个的桂枝汤。这个桂枝汤咱们都知道了,是太阳病用的,脉浮缓或者浮弱,汗出,但是寡用桂枝汤是不行的,就像我刚才说的,全是变成阴虚的证候了。那就用桂枝汤加术附,这个药,这个方剂的应用的机会最多了,无论是风湿,或者是这个骨刺啊,骨质增生都好使,这个很常用,我用这个方子治好的病人太多了。就是桂枝汤加术加苍术、附子,这个附子用啊,要注意一点,这个附子用啊,人常脑袋冒眩,他这个附子这个药啊,他有毒啊,那么在伤寒论里头,风湿相搏那里他也说了,他说阴雨连绵的时候啊,其人冒,如虫行皮中状,勿怪,这是这个药啊,病已中,水气没去,所以脑袋眩,这个不要紧的。我临床上也有过这个,究竟是他附子有毒的关系,所以我们用附子的时候啊,开始不要大量用,但是我们现在啊,用十克,十几克,这没有问题的。总而言之开始要少量用,逐步的增加,这没有问题的。附子中毒,大量用可以中毒的,现在用的附子都是制附子啊,没有生附子啊。治关节疼啊,也不用用不着生的,我们一般都是用这个炮附子,……有这个机会。所以一般这种关节疼,汗出啊,脉浮虚啊,甚至于脉沉。我们用桂枝加附子,都可以治疗的。但是有几样你要注意,根据方才头前讲的。真正特殊恶风敏感的,特别的恶风,我们在这个方子可以加黄芪,不用那个防已加黄芪汤就行。就在这个桂枝加术附再加黄芪。他汗也多,恶风特别厉害,没有附子证,脉不虚也不沉,挺浮的,不用搁附子也好使。

我就用桂枝加黄芪也治过一个挺重的一个痹证。这还是在红楼那边,也是遇着一个人来看病来了,他也不说他恶风啊,像我们说这么明白。开始用附子剂啊,越吃越不好,下次来看呢我就问他了,你是不是怕风啊,他说我是怕的厉害。他就是特别敏感这个恶风,后来我就用这个桂枝加黄芪就好了。十几副药就好了。所以这个药要不对呀,那就对这个病人这样,他吃得这个药不好,咱们别太主观了,就应该自己找变化,好好问一问。因为这个病人主诉的这个证候啊,常常的搞不清。问他怕冷他说怕。可是这个怕呀就不一样了,你看这个桂枝汤也治恶风,葛根汤也恶风,他不那么厉害,这个恶风他特别厉害。我说这人姓刘吧,他一个将解放的……但是已经国营了,公私合营了,一九五八年大概是,他得这个病啊得了十来多年,但是很快就好了。这是一。所以那个桂枝加术附,如果特别恶风,可以加黄芪,这是一。二,第二个,如果有小便不利的情形,不是说一点尿没有啊,尿较的少。有些心悸,我们用这个方子啊,桂枝加量。可以搁12克,现在咱们一般都搁10克。加茯苓,就是桂枝汤增量桂枝再加苓、术、附。茯苓,茯苓这个药,他治心悸,当然了,配合这个苍术,他利尿的作用也有力量,所以要小便有些不利,心悸明显,或者身上有颤抖的情形,就用桂枝汤加苓、术、附。还有,尤其这个骨质增生啊,大概是还有尤其这个无论是颈椎脊椎的骨质增生,这个都是压迫神经啊,都是一面的多,影响一半的身子疼,我们遇到这种情形的病啊,要加大黄。这个要注意啊,究竟这个骨质增生最多,加大黄是根据什么呢?这也根据仲景这个书来的。凡是偏疼,他说这个肋下偏疼的,那么这个脉紧弦,寒也。应该以温药下之。温药下之他是用的、附子、细辛。我就根据这段找的这个。

这个我有体会。古人说凡是这个沉寒客,他是偏重一侧,这是辨证的说法了,那时那个西医,他根据这个,这个骨质增生并不是沉寒客,古人他这个想啊,为什么 他是一侧,搁这个附子大黄这类药啊。他认为这种啊你非搁这个下药才能下寒,要不这个寒呀去不了。这是中医辨证的看法。但是这个一面疼啊,你要用这个附子细辛必须配合大黄才有效。尤其这个关节疼,这是我自己摸索的,还没遇着这个,书上还找不着。就是桂枝加术附,他一侧疼,加上这个大黄,好使得很。不要太多,六克,就是二钱。这个加二钱,我治好很多很多的,这个方子都这样。

他们家垦部啊这些人们都给治过了,从那个书记以下吧,办公厅我都给看过。他们有得这个病的,就开这个方子,这都是文化大革命过去了,他们来我这串门,来跟我谈,说你这个方子可好使了,我开了也治不少呢。我说,他就用这个,骨质增生啊,慢性关节炎啊,他也会这么用,因为我不给他们常看,这个我都看过。这个方子应用的机会最多了。这是一个方子,加减变化就这样子。

还有一个方子我常用啊,就是葛根汤。葛根汤这个方子啊,你们看这个伤寒论里讲得很好,他说太阳病啊,项背强几几,无汗恶风者,葛根汤主之。项背强,我们在临床上也确实是这么用,你看项背强,肩膀,寡肩膀疼,疼,后头运转不自由,这么一种病,用葛根汤非常好使,也要加术附。他因为对着这个项背,后头的这个关系,尤其咱们现在说的这个脊髓痨啊,就是结核性的脊髓炎,这葛根汤应用的机会多极了。也是用葛根加附子。还有一种最常见的病,就是腰肩劳损,我自己也得过,我试验过,非常好使,这个不要加术附,就是用葛根汤。这个最常用的遭遇这个。他就是项背这个肌肉啊,失和,所以就这个项背强几几,他这个程度要是加重,他就疼,他不寡这个拘急了,他要疼。他这个腰肌劳损啊,我是自己得过,这是说这话啊,也有十来年了。……他们后来给我拿点卡的沙啊,那东西也好使,热得很,就是用火攻啊,也不行。后来我说得了,我试试葛根汤吧。就一副药,吃了就不疼了。这个不要加附子,这个我深有体会,真好使。咱们院的以前的那个叫崔什么?他的儿子就得这个病了,我也看了,他就问谁了,他说葛根汤能治这个?我说你试试,他吃了就好了。这东西多去了,这个我治好多,多得多。所以凡是腰疼,与脊髓有关系的,一般大概都用葛根汤比较好,葛根汤加附子。

另外也有一个方子也很常用,就是越婢汤。这几个方子都很常用的,这个越婢加术啊,这个也在金匮要略里头。他治水肿、风水,越婢汤就治风水。他这个证候上是续自汗出,身肿,古人叫风水。他就用越婢汤,加术呢,他不叫风水,叫里水。这个汤书上都会改的。我认为这个不对呀。这个里水说明他小便不利。就是越婢加术啊。你像我们临床上也是,他是论起这个原因,不是论起这个水肿之所在。水肿当然都在外头肿了,所以这个医宗金鉴里改一个皮水,这都不对的。他认为这个水在外头,他说里水怎么搁麻黄啊?其实里水啊他搁麻黄的机会太多了。尤其咱们临床上常遇见这个肾脏炎呐,尤其并发腹水的时候,你看看肾脏炎这个腹水啊,我们用治肝硬化腹水的那个法子不行。你用这个越婢加术,非常好使,但是麻黄得重用。他这个原量麻黄是六钱的,应该18克的。我一般都用顶少用四钱,12 克。

咱们在红楼那会病房有一个人啊,就是大肚子,腹水,是肾炎并发腹水。那我能回想起来,我就给吃的这个越婢加术。很快就消了。这个东西好使的很。这个我自己也……但是治关节疼呢,根据这个方剂的基础的治疗,他这个效用,凡是关节疼的有水肿,关节肿。不但疼,他肿。这个你用桂枝汤葛根汤都不如这个越婢加术附。也是用的这个越婢加术他去水,加附子呢,加苓术附他统统去湿。去风湿。这个很好使。所以这三个方子啊,桂枝汤加术附,葛根汤加术附,越婢汤加术附,这总在这个治痹疼嘛,最常用不过了。但是这个加减的法子呢,就是头前说的。发汗,利尿,特别恶风的要加黄芪。但是这个麻黄剂,用麻黄的加黄芪的机会,不是没有,也有,但是少。真正遇这种情况也可以加黄芪,不是不可以。真正恶风,表虚的厉害,也可以加。那么这是这个越婢加术汤。

这三个方子啊,以桂枝汤加术附这个病证啊我们最常遭遇。但是葛根加术附、越婢加术附也常有的,不是没有。尤其这个脚肿啊,脚气这样的病,由于脚肿这种关节疼,大概都是越婢加术汤的机会多。我们方才讲的这个,桂枝芍药知母汤,也有。就是关节变形,脚肿,用这个桂枝芍药知母汤的机会也有。就是我们说的这个类风湿啊,这个越婢加术附的机会多。

这个我治过一个姓薛的,他这个一犯起来啊,发烧,疼得不得了,他一犯病就这样,我就用的越婢加术附,后来他烧也不烧了,他也没那个肿疼了。他那个一发作起来,四个关节都肿。现在他好了,他上香港了,他是那个袁?他的父亲大概就是侨民。那么这个桂枝芍药知母汤,也有,不是没有。这个他专限于脚肿,你根据这个,我们刚才讲的那个也是,如果脚肿的明显,其他不肿,主关节痛,有些变形的,用这个桂枝芍药知母汤,可以。尤其像这个刚才讲的风湿热,我用这个方子加石膏,取过捷效。那么这个方子还有一个应用,大家也可以知道。咱们的这个属于脉管炎嘛,这个我用这方治过。尤其这个下肢。我一个邻居啊他姓尹,他得这个病,他愁得,他到这个黄仁医院,说你这个将来得截肢,他愁得。他害怕了,他是工人,我说用不着吧。我用的就是这个方子,这个方子得加驱血淤的药我们最常用的就是桂枝茯苓丸。他这个有桂枝就不用加桂枝了,就再加桃仁、丹皮、茯苓就行了。这个挺好使这个。他们外科用的这个氧化糖,与这个方子差不多。这个方子挺好使,你想想这个咱们讲的节节性的关节炎哪,就是粗指般的,你也这么用,不但用这个方子这么加,你像那个越婢汤葛根汤也可以这么加。总而言之我们得辨证,那么以这个为多。身体尫羸嘛。脚肿如脱,关节变形。

还有一种,这在临床上挺奇怪。他也身上疼,但是不关于风湿。或者是他这个疼啊,疼得不剧烈,但是啊没完没了的。甚至于麻痹不仁。尤其这个四肢。这个我常用这个柴胡桂姜汤加芍药当归散,我常用。治几个,我给你们说几个特殊的病。有一个人呐,他是一个脑血栓后遗证。他先得脑血栓的,当时就眩冒而人事不知。后来他住医院了,完了他不会动弹。他下肢瘫痪。也疼,我就用这个方子,柴胡桂姜汤,常治肝炎用的这个方子。这个方子起什么作用呢?据我个的理解,他是一个舒肝和血,这个肝主筋呐,我是按着设想,想是这么想的。可是这个方子我治了很多很多的,他这个算是一个大病了。还有一个,王洋这个,这个人叫李,他影响全身证候,无力,我也是用这个方子,一点没变,就是用柴胡桂姜加上当归芍药,现在这个人蛮好。所以我们在临床上这个痹疼啊,有些风湿也好,类风湿也好。他这个疼痛都比较的特别得厉害。唯独这个,他不列他就不好使。你像这还有肌肉萎缩,肌肉萎缩的人我也用这个方子,也是也挺好。有没加减?因为那边有两个人,跟我实习的两个大夫,叫什么市呢,不是平顶山,是焦作,两个大夫跟我实习。所以他那儿找看病,就有一个人是肌肉萎缩,肌肉萎缩他也是脉部啊,他这个脚啊,没水。我也用这个方子,后来这个肌肉的确恢复了。所以这个也可以列到那个痹疼里头。麻痹,麻痹不仁,疼痛,这个疼痛都那么剧烈,但是时间相当的久,或者有低烧。这个方子可,尤其有特殊并病,都好使。所以有说这个方子也是治痹疼,不是关节疼,他这个与一般的风湿,类风湿都不同。那么再有呢,就是咱们所说的,这个东西也可以,你像这个肾着啊,腰冷,重,只是腰疼,他特别冷,特别沉。我现在还遇到过这么一例。这个就吃苓姜术甘汤就行。这个很特殊的病。再有这个脉微细,那么就是寒腿这一类的,这一类的就用当归四逆,这个方子,也有时候加减的。他寒的厉害了根据伤寒论说的加吴茱萸生姜啊,他那有肚子疼什么,要没有特别的话,只是用当归四逆就行。当归四逆他就是细辛代生姜,另外他加的木通,他这个细辛的作用,他与这个附子差不多,他偏于去水,也治这个关节拘挛疼。但是那方子来啊,就是寒腿好使。他这个平时不怎么的,一受寒腿疼,就用这个当归四逆啊原方就行。这个方子就在这个伤寒论里头。在厥阴篇里就有。咱们今天就讲到这吧。我说这些当归四逆这些肾着病啊,都比较少见。最多的还是方才我们讲的这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